传统摄影公司转型的旅拍企业

“更为重要的是,目前旅拍并没有找到一个成熟且规范的发展模式。”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兴斌表示,旅拍顾名思义就是“旅行+拍照”,但目前市场上大多数旅拍产品都处于“只拍不旅”的状态。而上述旅拍摄影师也直言,现阶段,行业内的旅拍工作室、企业,基本都是换个地方“拍外景”,并不涉及旅游相关业务,即使有也只是简单的包车、拍摄地点门票等,“然而,旅拍尤其是需求集中的境外旅拍风险、成本均较高,旅拍企业利润空间非常有限,如果不能通过开展相结合的旅游服务反哺拍摄环节,是很难良性发展的,最终,只能沦落通过刷单、内购这种手段获利。”

为节省成本,流水线作业代替定制拍摄

近日铂爵旅拍收到了万名消费者的联名感谢,这些密密麻麻的签名和感谢真实展现了消费者对铂爵旅拍的认可与支持!

数据显示,2018年旅拍相关商户量年同比提升230%,2018年旅拍行业总产值达220亿元,市场增幅超过了30%。

(责任编辑:解絢)

除了广告引起争议,铂爵旅拍的拍摄服务近期也被多人投诉,宣传和实际操作存在的差距是重要原因。张女士在2018年6月18日花费12618元购买了原价16999元的高定旅拍产品,拍摄后加价6888元增加精修照片和升级相册,但对最后成片不满意,要求铂爵旅拍重拍或退款。铂爵旅拍方面则表示只能重新修片,不能重拍或退款。

2018年铂爵旅拍再度重磅发力,在营销布局上更加气势汹汹。率先提出“跨界合作”概念,特聘“中国视觉艺术家–陈漫”和“中国彩妆教父–李东田”担任品牌艺术总监,由此提升摄影、造型的国际化及含金量。有了这两位明星御用大咖的加入,更多明星夫妇也相继选择了铂爵旅拍为他们拍摄:“李诞、陈典;包贝尔、包文婧;陈晓、陈妍希;郭品超、黄一琳;邹市明、冉莹颖;郭晓冬、程莉莎;胡可、沙溢;田亮、叶一茜;陈紫函、戴向东;谢苗、何彦霓等。

事实证明,洗脑广告虽然魔性,但对品牌的商业价值具有一定的放大效应。

今年1月,3名中国游客因在泰国清迈旅拍被逮捕的消息就让人们开始重新正视起了旅拍这个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新行业的合法性。资深经济律师郭哲直言,随着我国出境游人数逐渐增加,旅拍迅速成为旅游行业的新商机,但大量持旅游签证前往目的地国家提供相关服务的个人、团队和企业,可能明显影响了目的地国家和地区相关行业的收入以及相关企业的生意,被监管也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如果从事旅拍的人员,申请目的地国家和地区的工作签证,就会被认定为税务居民,任何收入都需要在当地进行申报、缴税,而这对于大多数提供这项服务的个人、团队和企业来说,旅拍的成本确实会大大提高。”

从事旅拍的郑女士表示,传统影楼拍摄婚纱一般是常年一套构图、一套动作和流程,修图、滤镜也是固定的预设模式,这也是为什么过去婚纱照看起来千篇一律的重要原因。而目前一些旅拍公司只是打着“旅拍”的幌子在做传统影楼所做的事情,区别仅仅是从室内移到了室外,但依然还是只有几套构图,相对固定的拍摄地点和拍摄引导,这种公式化的流程拍摄还不能算做真正的旅拍。

图片 1

说白了,由于缺乏旅游资源和运营的能力,这些旅拍企业在本质上仍是摄影公司,所谓的“旅拍”,不过是蹭“旅游+”产业红利的一个噱头而已,“旅”的环节被极度弱化,这让“只拍不旅”的现象在旅拍市场频频发生。

风波不断的铂爵旅拍,这次又接连遭遇了“传销门”、“质量门”事件,深陷负面舆论的旋涡中难以自拔。

婚纱摄影起家,把影楼套路搬到室外

图片 2

其中,其全资控股企业泉州市铂爵婚纱摄影有限公司曾因劳动争议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诉,全资控股企业深圳市铂爵文化有限责任公司则曾因劳动争议、劳动合同纠纷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诉。图片 3

与此同时,铂爵的产品管理、质量管理同样备受质疑。一则微博上被热传的视频中,就有一位被标注为“铂爵旅拍员工”的人就透露,公司内部将旅拍后要求退款等“麻烦”的客人叫做“C客”,对于这类客人,公司采取的对待方式是“能拖就拖”,拖不了再退。

不是所有旅拍都合法

是一夜暴红 还是再续传奇?

然而,随着企业规模增大、员工数量攀升、广告成本猛增,“大而不强”成为了这些企业的通病。

然而,随着事件持续发酵,社会上对于伯爵旅行的“差评”并没有因其通过公开信道歉而停息,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9月4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除了被疑涉嫌传销外,铂爵旅拍还被消费者集中“吐槽”存在拍摄质量差、付款后无售后等问题。一位消费者表示,自己在铂爵旅拍购买了近万元的旅拍产品,但出片后,不仅最基本的胸贴、打底裤都没有修掉,而且自己的脸部、手部还出现了变形的情况,当自己向客服提出继续修图的要求后,还被多次“拖延”,“最后不了了之,我们就只能自认倒霉了。”该消费者表示。

遭投诉,“不满意重拍”涉嫌虚假宣传

图片 4

旅拍市场的火热和高利润,吸引了众多从业者蜂拥而入。其中,也有不少由传统摄影公司转型而来的旅拍企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满意立即重拍、重拍不满意退款”是铂爵旅拍在广告宣传中的重要“卖点”,张女士认为铂爵旅拍是虚假宣传。而铂爵旅拍的客服则对记者表示,重拍是指在拍摄现场不满意照片可重拍,摄影师现场与消费者沟通重拍,而非成片后重拍。

敢于尝试勇于突破,铂爵旅拍从传统婚纱摄影到婚纱旅拍,从创业初期的20人到今天的5000人,几经蜕变至今攻势凌厉,直指中国超过1000亿的婚纱市场,铂爵旅拍俨然已成为业界传奇。

现象一:“小胖墩”

对此,王兴斌表示,目前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旅拍这一业态在行业融合的过程中确实会产生新的管理盲区,国内旅游和商业摄影的主管部门,亟需尽快沟通、制定相应的办法对此进行规范,避免企业只能通过“打擦边球”的形式开展业务,相应企业需要具备哪些资质也要尽快明确。“可以看出,随着旅拍需求加速释放,未来国内可能会出现专门针对这一市场的细分、专业旅游机构,就像现在研学旅游一样,而短期内,为降低成本、违法风险,摄影和旅游企业还是尽量避免盲目跨界,寻找专业的服务商合作更为稳妥。”王兴斌表示。此外,上述资深摄影师也表示,由于商业摄影企业、工作室大多在旅游上没有经验,资源也不充足,服务不够专业,未来要想增加服务中的旅游产品比重,还需尽快从这个角度进行布局。

根据消费者投诉,广告中的“想去哪拍就去哪拍”的宣传变为定点拍摄、拍摄服装质量不佳、精修图片效果不好以及变相推荐加片、升级相册等问题,也是铂爵旅拍被投诉的重灾区。从事旅拍行业的赵先生透露,这些现象在行业内其实普遍存在,拍摄技术和修片技术等非标内容难以清晰衡量,消费者对成片不满意,在维权举证上也存在难度。董琳也表示,法律的本质决定了其特点是具有规范性、概括性、普遍适用性,不能做到事无巨细。拍摄效果与修片技术是合作中的具体事项,且更多依赖于主观判断,没有法律层面的评判标准,因此可能遇到所谓的“维权困难”。

2014年铂爵旅拍完成了更高阶的挑战,进军海外市场,提出“全世界最美的地方都有铂爵旅拍”的发展战略,给消费者提供更多的旅拍选择。短短几年便已经发展到全球100个旅拍胜地。铂爵旅拍能取得今天的成绩,一个大前提是创始人对品质的追求,记者看到在铂爵旅拍摄影部的墙上挂着这样一条横幅“拍不好,就去死!”,这句话让人发自内心的为铂爵旅拍竖起了大拇指!铂爵旅拍被评为“中国最具影响力十大企业微博”,官方微博每年发布数万对真实客照,粉丝数高达390多万,行业粉丝量遥遥领先。

作为近年火热的“旅游+拍摄”的新兴跨界产业,旅拍行业犹如一个正在迅速成长的少年,蹿势着实喜人。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还发现,一位网友提供的截图中,铂爵旅拍网络销售部“冠军队队长”赖玉娣明确表示:“如果说铂爵的品质输过谁,那投诉率最高的就是数码部。”就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数码部可以说是旅拍公司的核心技术团队之一,如果这一部门投诉率高企,可见企业对其主要业务、产品质量把控存在一定的问题。

今年1月,一对中国新婚夫妇在泰国旅拍,旅拍工作人员因未经许可在泰国工作被捕。据报道,泰国移民局认为,旅拍属于一种商业行为,3名被抓的旅拍从业人员均持旅游签证入境泰国,没有在泰国工作的资格。不仅在泰国,旅拍这种新兴的旅游形式在很多国家都是触犯法律的高风险行为,比如印尼巴厘岛、希腊、印度、越南都严格规定旅游签证不得从事旅拍活动,否则将可能被捕、罚款以及遣返。如果要在当地从事旅拍,则需要按照当地法规成立合法摄影公司。

自从铂爵旅拍爆火之后,媒体上的相关报道就层出不穷,一时间铂爵旅拍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虽然市场上对铂爵旅拍争议不断、舆论褒贬不一,铂爵旅拍的一万多名消费者却在此时集体发声…

在知乎中,屡处可见铂爵内部员工以及离职员工的“血泪史”。

“婚纱照,去哪拍?铂爵旅拍!想去哪拍!就去哪拍!”作为这一曾被评为最洗脑魔性广告之一的核心当事人铂爵旅拍,近期却因涉嫌传销登上热搜。而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公开回应相关情况后,9月4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微博上又有多位消费者对铂爵旅拍产品质量、售后服务进行了投诉。这些消费者纷纷表示自己在款项付清后却收到了粗制滥造的修片产品,还有消费者称铂爵旅拍工作人员在拍摄中直接用自己的手机操作“刷单”。在业内看来,旅拍作为在旅游、婚纱摄影两大市场夹缝中生存的新行业,确实处于快速增长阶段,被很多年轻消费者所推崇,然而,目前市场上的旅拍产品大多数没有形成“旅游+拍摄”的成熟模式,旅的环节被大大弱化,只剩下异地拍摄这一内容,因此,旅拍企业本质上仍是一家摄影公司,旅游部分并没有为营收做出太大贡献,而且海外拍摄风险、成本往往要高于国内很多,因此可能才会导致旅拍企业只能靠刷单、内购等非正常手段获利。

提醒

不管广告如何,广告内容得不得人心,毕竟市场记住了这一个名字——“铂爵旅拍”。它冠名了众多综艺节目、它带领整个行业走进旅拍时代、它对品质的完美追求、舍命狂奔的销售业绩,这一切让铂爵旅拍已然成为90后追求个性化的选择。

有网友表示,铂爵旅拍宣传时承诺不满意重拍,重拍不满意退款,而客户要求退款时却百般推诿,一再拖延。

在知乎一篇有关吐槽铂爵旅拍的帖子中,有网友称,自己随铂爵旅拍拍摄婚纱照的时候,从该公司的化妆师小婉处了解到,公司配备的化妆品、装饰都非常简陋,所有新娘的耳环等装饰都是各化妆师自己购买的,而且作为新人也没有“五险一金”。还有已经从铂爵旅拍离职的网友VVV透露,自己在该公司上了24天班,只拿到了400元工资;有的人还称自己的朋友明明是在铂爵旅拍担任化妆师的职务,却每个月都要求要拉到一定数量的意向客户,没有完成就要被扣几百元。此外,在一篇“回帖”中,曾在铂爵旅拍实习过的某网友还称,铂爵旅拍对于正式员工要求苛刻到“令人发指”,每天修片数量至少要达到100张,如果没有达标当周就要扣50元,如果修完备返重修还要被扣50-500元不等。

取而代之的是在泉州、厦门、三亚、深圳、丽江、莆田、大连、青岛等地新成立的“铂爵婚纱”摄影公司,并都成为了铂爵旅拍文化有限公司对外投资的公司,在客服的介绍中也变成了铂爵旅拍在当地的基地拍摄团队。以泉州为例,泉州市鲤城区米兰春天婚纱摄影有限公司注册地址在泉州市东街227号,2015年成立的泉州市铂爵婚纱有限公司地址距离前者不到1000米。

屏幕上,阵垒分明的新郎新娘团,声嘶力竭的呼喊令人过目难忘,短短15秒广告引起不少网络热议。有人直呼“被逼疯”、患上“电梯恐惧症”、遭受“精神和肉体摧残”;也有人为这支广告点赞,因为它让铂爵旅拍变成了“上至80岁、下至3岁”都耳熟能详的品牌;甚至有媒体评论如果满分100分的话,这支广告能打200分。

几位准新娘的消费者表示:“在婚礼时拍摄的照片,没有一张能拿得出手的。”也有消费者在网上投诉称,铂爵旅拍的产品,有时不仅最基本的胸贴、打底裤都没有修掉,自己的脸部、手部还出现了变形的情况。

公开信息显示,铂爵旅拍的全称为“铂爵旅拍文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31日,法定代表人为许春盛,注册资本5012.5万元。面对铂爵旅拍的各种“槽点”,业界有观点认为,这折射出该企业内部质量管理、产品管理和人员管理体系尚存明显的不完善之处。

铂爵旅拍屡遭投诉,旅拍行业目前存在违反当地法律、虚假宣传、粗制滥造等问题

图片 5

一般而言,头部、大型旅拍企业和小微旅拍企业最大的区别在于标准化的水平较高,大品牌在品控方面表现得更为稳定和严格,在流程管控上可追溯、可问责。

“槽点”背后的管理漏洞

铂爵旅拍把世界杯期间的洗脑广告风格延续到了各个小区的电梯里,“婚纱照!罗马拍!婚纱照!巴黎拍!婚纱照!希腊拍!婚纱照!铂爵旅拍!”的表达方式受到很多网友吐槽。有市场从业者称,这样的广告看似洗脑流传广,却是对品牌形象的伤害和折损,急功近利无疑是饮鸩止渴。

铂爵旅拍前身“钟爱一生婚纱摄影”,始创于1997年,总部设立于厦门。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明星开始选择在旅行中拍摄婚纱照。基于这点,“铂爵旅拍”品牌于2011年正式成立,首创“婚纱旅拍”新模式,提出“度蜜月,拍婚纱”的前端概念。在随后的发展中,铂爵旅拍迅速抢占市场先机,引领旅拍行业创新与发展。结合了世界各地旅游资源,并将传统婚纱摄影全面转型升级婚纱旅拍。

企业类型:由传统摄影公司转型的旅拍企业

无独有偶,在上述消费者公开了自己的经历后,也有多位网友表示自己也曾被铂爵旅拍“坑”过。网友“董怀念”就称自己在拍婚纱照的时候,也出现了修图问题,最后只能要求铂爵旅拍每一张再修一遍;还有消费者表示,去年购买铂爵旅拍产品到厦门拍摄的时候,好评都是工作人员直接用自己的手机操作的,选片的时候押金甚至差点没退回来。

之所以旅拍在近年流行起来,是因为室内拍摄已经无法满足大众审美的提高,千篇一律的婚纱照不符合现在年轻人差异化的想法,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前提下,“边旅行边拍摄的概念更是吸引了很多消费者。但是,目前市场上形成规模化的旅拍却往往还不能满足这些新的需求。”

相信很多人在电梯里或者电视上都被这句广告语洗脑过,“婚纱照,想去哪拍,就去哪拍,铂爵旅拍”。从写字楼到居民楼,铂爵旅拍借助广告服务商“分众传媒”不断攻城略地。

虽然这些跨界而来的旅拍企业都在积极转型,但多数尚处于迷茫期或探索期,并未形成“旅+拍”的成熟模式。

模式尚未成熟

从消费者反馈的问题来看,旅拍质量难以保证是核心问题。而在屡见不鲜的问题背后是旅拍行业存在的流水线作业代替定制拍摄,只是将传统影楼流程拍摄简单转移到室外,“换汤不换药”。

一边是吐槽和质疑,另一边却是万名消费者的签名感谢。这不禁引发大家的好奇:这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能造成这样的“魔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