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术师和出家师的故事——时间的真相

人生无常 做好自己

锄头贤人的故事

幻术师和出家师的故事——时间的真相

亚搏app 1

旁白:从前,在波罗奈国的地方,有一个人,人们称他锄头贤人,他靠一把锄头种植瓜果度日。除了这把锄头,再也没有其它的财产了。有一天……

从前,有位幻术师非常精通幻术,他有一位朋友是出家师父,俩人非常要好。有一天俩人像平时一样坐在幻术师家里边喝茶边聊天。闲聊中,出家师父对幻术师说:“我想看看你的幻术,能给我表演一下吗?”幻术师笑了一下,走到门口,叫朋友过来看。出家师父走过去,看见门边有一匹高头骏马,那骏马威武健壮,比画的还要好看。幻术师说:“你想要这匹马吗?我可以卖给你。”出家师父问:“这么好的马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要卖多少钱?”幻术师说:“马的价值应该由它的力量和速度来决定,你先骑一下看看马的好坏,然后再谈价格,我们朋友之间没什么不好说的。”

从前,有位幻术师非常精通幻术,他有一位朋友是出家师父,俩人非常要好。有一天俩人像平时一样坐在幻术师家里边喝茶边聊天。闲聊中,出家师父对幻术师说:“我想看看你的幻术,能给我表演一下吗?”

(锄头贤人荷锄上,种田,掘土渐疲困,躺下休息,起而疲惫,抚锄而叹。)

出家师父未加思索就骑上了马,幻术师把缰绳递给了他,然后在马的屁股上使劲地拍了一下。骏马像箭一样冲了出去,带着出家师父跃过高山谷地、草原河堤,走了几天几夜,穿越了千山万水。最后,骏马把他摔在了一个陌生的旷野上,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前方。出家师父跋山涉水,终于艰难地走出了旷野,来到了一个牧区。那里的牧民以放牛放羊来维持生活。他在那儿乞讨,可是得到的食物非常少,只够勉强吃几天。

幻术师笑了一下,走到门口,叫朋友过来看。出家师父走过去,看见门边有一匹高头骏马,那骏马威武健壮,比画的还要好看。幻术师说:“你想要这匹马吗?我可以卖给你。”

锄头贤人:整天为了三顿饭忙来忙去,实在没有意思。(忽听到寺庙里的钟声)有时看到那些出家人自在洒脱,真让人羡慕。唉!我还是出家去吧!

因为人生地不熟,而且语言不通,他像狗一样流浪了许多日子。后来和牧民慢慢接触多了,他开始听懂了他们的方言。幸运的是,那地方的牧民都是信佛的,他们问他是否会念经,他说,念得很熟练。于是有一些牧民请出家师念经做法事,起初他是以这样的方式生活着。后来,他因为多年离开了善知识,又结交了坏朋友,跟随他们一起做了不好的事情,因此,破了出家戒。再后来,他和当地的一位姑娘相爱并还俗成家了。为了照顾家庭,他整天忙着放牧、打猎,全然不顾痛苦和罪过。他们生了三个儿女,在把儿女一个个养大的过程中,他怕他们着凉、生病、饥饿,怕他们夭折。儿女生病了他宁愿用自己的死来代替,在饱尝诸如此类的无数担心和折磨的过程中,儿女们被渐渐养育长大。

亚搏app,出家师父问:“这么好的马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要卖多少钱?”幻术师说:“马的价值应该由它的力量和速度来决定,你先骑一下看看马的好坏,然后再谈价格,我们朋友之间没什么不好谈的。”

锄头贤人:哦!庙里怎么可以带锄头去呢?(转身丢下锄头而去,又转身)别让锄头丢了!(把锄埋好做一记号,仔细端详而去)

未曾想,儿女们稍大之后,却不听父母的话,互相吵闹打架,摔东西,看到好的东西就要,父母看不到时就偷。在感受如此种种痛苦的同时,夫妻两个之间还经常吵架,互相责骂,甚至有几次还打得头破血流,成了离也离不了、分也分不开的冤家夫妻。他们缺衣少食,日子过得十分艰苦。好不容易熬过了艰难岁月,孩子们长大,变得比较懂事,知道孝敬父母了,可他已经老了。

出家师父未加思索就骑上了马,幻术师把缰绳递给他,然后在马的屁股上使劲地拍了一下。骏马像箭一样冲了出去,带着出家师父跃过高山谷地、草原河堤,走了几天几夜,穿越了千山万水。最后,骏马把他摔在了一个陌生的旷野上,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前方。

锄头贤人:这位师父看来德相具足!师父,弟子求师父剃度出家。

想当年,他也曾经是父母的宝贝,后来成为出家师父,之后变成还俗成家的年轻丈夫,可现在变成了像累鸟一样的老头。因为年纪大了,又因为养活家人吃了很多苦,而且家人总是吵吵闹闹,加上他的身体里面还有各种疾病逼迫,外面又是恶劣的环境逼迫,他变得像个饿鬼一样,谁都不想见。

出家师父跋山涉水,终于艰难地走出了旷野,来到了一个牧区。那里的牧民以放牛放羊来维持生活。他在那儿乞讨,可是得到的食物非常少,只够勉强吃几天。因为人生地不熟,而且语言不通,他像狗一样流浪了许多日子。

师父:出家不是为享清福,你要知道,出家生活规矩很严格,而且要勤苦做种种僧事,你能守得住规矩安心办道吗?

可是为了生活,他仍然不得不出去打猎。年轻时为了能猎获岩石山上的岩羊、草坡山上的羚羊、森林里的鹿、草原上的野骡,他手拿猎枪,腰挂火药,上午爬上岩石山,下午奔走野牛道,晚上在山脚等候鹿吃夜草……喝水的狐狸,寻窝的獾,吃草的雪猪,甚至兔子和鸟,他看到什么就杀什么,杀死什么就吃什么,他以这样的生活方式度过了人生的一半时光。

后来和牧民慢慢接触多了,他开始听懂了他们的方言。幸运的是,那地方的牧民都是信佛的,他们问他是否会念经,他说,念得很熟练。于是有一些牧民请他念经做法事,起初他就以这样的方式生活着。

锄头贤人:哦——可以!

那时,在响亮的枪声和白色的硝烟中他可以把肉堆得像岩石山。可现在他身体衰老,手脚关节疏松,腰酸背痛,坐下站不起来,站起来又坐不下去。好不容易坐下时就像马背上的货捆猛然掉落在地;走路时没有气力就像抓鸟人般轻手轻脚。曾经俊美锐利的眼睛现在看不清远方,上眼皮耷拉下来几乎要盖到下眼皮,嘴瘪瘪的像皱巴巴的羊皮口袋。想说话但是口齿不清,想交谈却听不清对方说话。就这样他还得去上山打猎,尽管空手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但他还是拼命去做。踏着晨霜,披着夜星,度过晚年的一天又一天。

后来,他因为很多年离开了善知识,又结交了坏朋友,跟随他们一起做了不好的事情,因此,破了出家戒。再后来,他和当地的一位姑娘相爱并还俗成家了。为了照顾家庭,他整天忙着放牧和打猎,全然不顾痛苦和罪过。他们生了三个儿女,在把儿女一个个养大的过程中,他怕他们着凉、生病、饥饿,怕他们夭折。儿女生病了他宁愿用自己的死来代替,在饱尝诸如此类的无数担心和折磨的过程中,儿女们被渐渐养育长大。

师父:你既然信心这么坚定,我就为你剃度吧!希望你早断烦恼,成就圣果。(为之剃发,边剃边说)金刀剃下娘生发,除却尘劳不净身,袈裟披体僧相现,法王座下又添孙。今天,我除了传授你沙弥律仪以外,还传你四念处的修法,也就是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你好好用功去吧。

有一次他照例上山去打猎,走了很久之后,在一个山坳里发现了一头刚刚产下幼崽的母羚羊,母羚羊身体十分虚弱、动弹不得。他非常无情地杀害了它们,然后以枪作为拐杖,一瘸一拐地背着羚羊的尸体往家走。走到家的河对岸时,小儿子看见爸爸带着猎物回来,非常高兴,一边喊着爸爸,一边兴冲冲地跑过来,不慎一个失足从桥上掉了下去,立刻就被汹涌的河水冲走了;哥哥姐姐看见弟弟掉到河里,赶紧跳下去救,结果也被河水冲走;妻子目睹这一切,大哭大叫,不顾一切地跳进了河里。眼看一家人转眼间都被河水冲走,他伤心欲绝、昏倒在地,不知过了多久才清醒过来。他倚着枪想站起来,却又倒了下去。

未曾想,儿女们稍大之后,却不听父母的话,互相吵闹打架,摔坏贵重的东西,看到好的东西就要,父母看不到时就偷。在感受如此种种痛苦的同时,夫妻两个之间还经常吵架,互相责骂,甚至有几次还打得头破血流,成了离也离不了、分也分不开的冤家夫妻。他们缺衣少食,日子过得十分艰苦。好不容易熬过了艰难岁月,孩子们长大,变得比较懂事,知道孝敬父母了,可他已经老了。

(锄头贤人经行,坐下显得腿僵,盘腿吃力,勉强盘上,诵持经典半晌,渐昏沉出鼾声,经书落地又惊醒)

就在这时,突然间他感觉像天亮般清醒过来,一看自己正在朋友家里,拿着一根棍子,倒伏在地。幻术师笑着对他说:“起来喝茶吧。”他爬起来,发现刚才倒的那杯茶还是热的。他感到十分惊讶,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他竟然经历了一生的坎坷和痛苦!他无法相信这一切,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回想这些幻觉带来的痛苦,他深深感到轮回世间的作业毫无意义,升起了强烈的出离心,毅然抛开眼前的一切,专心一意隐入山中精进修行,最后获得自利利他的大成就,并以转世化生来利益一切众生,直至轮回空尽。

想当年,他也曾经是父母的宝贝,后来成为出家师父,之后变成还俗成家的年轻丈夫,可现在变成了像累鸟一样的老头。因为年纪大了,又因为养活家人吃了很多苦,而且家人总是吵吵闹闹,加上他的身体里面还有各种疾病逼迫,外面又是恶劣的环境逼迫,他变得像个饿鬼一样,谁都不想见。

锄头贤人:
最近心烦意乱,我老是想那把锄头。我出家几个月来,已是第二十一次梦见我的锄头了,我的那把锄头到底有没有生锈啊?现在经常下雨,会不会被雨水冲走,会不会被人拿走啊?我,我不能再样下去了,看来我要还俗了!

可是为了生活,他仍然不得不出去打猎。年轻时为了能猎获岩石山上的岩羊、草坡山上的羚羊、森林里的鹿、草原上的野骡,他手拿猎枪,腰挂火药,上午爬上岩石山,下午奔走野牛道,晚上在山脚等候鹿吃夜草……喝水的狐狸,寻窝的獾,吃草的雪猪,甚至兔子和鸟,他看到什么就杀什么,杀死什么就吃什么,他以这样的生活方式度过了人生的一半时光。

锄头贤人:师父,弟子要还俗啊!最近以来,弟子白天想着家里那把锄头,夜里梦着那把锄头,坐禅的时候念着那把锄头,诵经的时候还是眼前晃着锄头的影子,弟子走路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锄头,有时托钵乞食,真想向人家讨一把锄头啊!求师父慈悲准许我还俗吧!

那时,在响亮的枪声和白色的硝烟中他可以把肉堆得像岩石山。可现在他身体衰老,手脚关节疏松,腰酸背痛,坐下站不起来,站起来又坐不下去。好不容易坐下时就像马背上的货捆猛然掉落在地;走路时没有气力就像抓鸟人般轻手轻脚。

师父:你既然决定弃戒还俗,为师也没有办法。不过,徒儿啊!人生无常,刹那变化,你那把锄头也不会例外。

曾经俊美锐利的眼睛现在看不清远方,上眼皮耷拉下来几乎要盖到下眼皮,嘴瘪瘪的像皱巴巴的羊皮口袋。想说话但是口齿不清,想交谈却听不清对方说话。就这样他还得去上山打猎,尽管空手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但他还是拼命去做。踏着晨霜,披着夜星,度过晚年的一天又一天。

(锄头贤人脱袈裟,匆忙奔到埋锄头处,用手挖,手被刺破,痛得甩手,旋又再挖,奋力将锄拔出,大松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爱抚着锄头,欢喜溢于言表。)

有一次他照例上山去打猎,走了很久之后,在一个山坳里发现了一头刚刚产下幼崽的母羚羊,母羚羊身体十分虚弱、动弹不得。他非常无情地杀害了它们,然后以枪作为拐杖,一瘸一拐地背着羚羊的尸体往家走。走到家的河对岸时,小儿子看见爸爸带着猎物回来,非常高兴,一边喊着爸爸,一边兴冲冲地跑过来,不慎一个失足从桥上掉了下去,立刻就被汹涌的河水冲走了;哥哥姐姐看见弟弟掉到河里,赶紧跳下去救,结果也被河水冲走;妻子目睹这一切,大哭大叫,不顾一切地跳进了河里。

锄头贤人:哦,你还在啊!哦!这可真是一把好锄头啊!

眼看一家人转眼间都被河水冲走,他伤心欲绝、昏倒在地,不知过了多久才清醒过来。他倚着枪想站起来,却又倒了下去。就在这时,突然间他感觉像天亮般清醒过来,一看自己正在朋友家里,拿着一根棍子,倒伏在地。

(又开始种田。忽有钟声传来,锄头贤人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