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一种吃货,他们除了吃,就是在找吃的……”这本是吃货界的一个段子,最近却真实发生在大众生活中。有数家媒体相继报道,某些资深吃货已经将目光伸向了昆虫。昆虫本处于食物链底层,主要功能是帮助花朵授粉,啮食枯萎树叶,加速物质的分解等,本来不会跟人类有直接的联系,但是这些吃货们的某些行为拉近了人与昆虫之间的距离。
市场研究调查显示,近半数消费者不满于现在的食物种类,想更新已有的菜单。除了纯粹的猎奇外,也有想要发掘更所食物品种的念头。许多人想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因此解锁了不同的吃昆虫技巧,但对于吃,多数人属于门外汉,在吃得好和吃得健康之间难能平衡,一营养学专家告诉记者一个惊人的事实,其实并非所有昆虫均可入食。
有哪些虫子可以吃?
昆虫并非人类直接的食物来源,选择需谨慎。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胡列塔、拉莫斯和埃洛杜伊博士等已研究识别出2346种营养丰富的昆虫,是未来可靠的食品来源之一。据初步统计,在我国的云南省可食用的昆虫分布于14个目,400多个科,2000多个种类。但以上数字并不是最终的结果,食用昆虫的种类和数目还在不断增加。
可食用昆虫是指能用于人类食用的昆虫,昆虫不仅含有丰富的有机物质,例如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无机物质如各种盐类,钾、钠、磷、铁、钙的含量也很丰富,还有人体所需的游离氨基酸。昆虫已被视为高档佳肴,如南非、秘鲁等地;也有很多制药企业将昆虫作为药物原料。可食用昆虫有望成为重要食物来源之一,用以对抗全球仍然广泛存在的饥饿问题。
昆虫作为人类食物吃的历史源远流长,世界上的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有食用昆虫的习惯。中国“食用昆虫”的记载最早见于3000多年前的《周礼·天官》和《礼记·内则》。当时记载“蚁子酱、蝉和蜂”三种昆虫作为贡品贡奉给皇族和达官贵人。而晋崔豹在《古今注》中记载了食用蜉蝣。唐代刘恂在《岭表录异》中对胡蜂的采集和烹饪方法都有详细记载,温庭筠在《乾子》中有食用椿象的记载。到了元朝,《食用本草》也有食用蚕蛹的记载。
现代可食用昆虫的开发始于德国,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粮食不足,德国研究人员试图用昆虫来生产食品。此后的许多研究和资料则来自于饲用昆虫和药用昆虫的研究。据不完全统计,从1976年到1992年出版的食用昆虫书籍达八本之多,许多研究者对家蝇、家蟀、美洲大蠊的饲养利用作了一定的研究,而美洲大蠊的食用和药用在中国有大量的报道和介绍。
如何优雅的吃虫子?
在吃货群众的推动下,昆虫上餐桌已由最初的一小部分人接受到现在能堂而皇之的进入大众视野,但想到未来我们的餐桌常客是现在人人闻风丧胆昆虫,还是会令一些人无法接受。这种情况下,那些热衷于将美食照片放在社交网络上但美食博主或许能有办法。他们也许会把每次拍摄中将昆虫与现有食材进行完美的颜色搭配和摆盘设计。
在看颜时代,漂亮的外观或许能帮助人们改变饮食习惯。要知道,番茄在出现了两百年后才成为主流食物,龙虾也曾长期只是下层阶级的选择。普通人的饮食习惯很难改变,而设计介入昆虫食物,比如制作的昆虫类冰淇淋、披萨等有望突破这一界限。
美洲大蠊能否凭借蟑螂宴逆袭?
昆虫中的美洲大蠊频上热搜,抛开它的体型、生长特点不说,仅制成美洲大蠊宴这一项便在各大网络平台引起热议。某微信大号发布了一条《够朋友才请你吃美洲大蠊,李时珍也这么看!》的文章,引起多人转载,无独有偶,在刚兴起的各大直播平台中也有众多知名主播相继对美洲大蠊做成的美洲大蠊宴进行直播,引发数十万人围观。这是否也能作为昆虫成美食的一个典型现象。为何直播中屡次出现的都是名为美洲大蠊的物种,这背后到底有什么深刻意义。
据悉,美洲大蠊作为美食并非有史以来头一次,早在四川、云南等地,民间就有吃美洲大蠊的传统。除了味道鲜美外,更有极高的药用价值。根据《神农本草经》记载,美洲大蠊:“主血瘀,癥坚,寒热,破积聚,喉咽闭,内寒无子。”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也对蜚蠊科入药动物作了“身似蚕蛾,腹背具赤,两翅能飞”的描述,而这正是美洲大蠊独有的特征。传统中医认为,蜚蠊科入药动物有活血散瘀,解毒消疳,利尿消肿等功效。
好医生解锁美洲大蠊新吃法
昆虫美食初期是以昆虫虫体形象出现,但随着大家对这一现象的深入接触,越来越多人对昆虫入食有了更多的创意。比如,好医生药业将美洲大蠊提取的康复新液制成康复新液冰淇淋,在夏天消暑的同时,亦能保护口腔健康。康复新液本是昆虫入药的代表,如今为制成美食跨出新的一步。
除了康复新液外,好医生药企生产的康复馨抗菌凝胶、美洲大蠊研末都广泛运用与消化科、口腔科、外科等科室,具有消除炎症水肿、促进创面愈合、调节免疫功能等作用,受到了消费者的广泛好评,亦对推进昆虫美食做出新的尝试。分享阅读:羊角风能治好吗北京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尖锐湿疣能彻底治愈吗

吓坏了!服药后发现吃下去的是蟑螂提取物

据记者了解,这些康复新液原材料都是来自好医生美洲大蠊GAP养殖基地,这基地是目前全国最大的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GAP认证的美洲大蠊养殖基地。好医生药业集团旗下的药用昆虫产品有:美洲大蠊研末、好医生康复新液、康复馨凝胶、康复馨牙膏等。原料品质好、生产工艺先进,因此产品的质量得到了保障。好医生康复新液临床运用20余年,安全性高,药效显著。

近日,有网友称自己一北方大老爷们儿来南方后竟然被家里的“小强”吓到,在某乎上引起多人共鸣。据说,北方人认为南方的蟑螂长着超出了他们认知的size,而南方人却觉得,蟑螂就该长这样。这种南北差异主要是因为蟑螂的种类不一样而引起的。北方常见的蟑螂名为「德国小蠊」,但它并非来自德国,一般认为其老家位于东南亚。成虫多为深褐色,背部有纵向花纹,身长一般不超过16毫米,虽有翅但顶多做做短距离滑行。而南方蟑螂则为美洲大蠊,源自非洲。喜温暖环境,在美国和热带地区常见。成虫通体红褐色,背部中间有较大的蝶形褐色斑纹,斑纹后缘有黄色带纹,平均体长40毫米。此外美洲大蠊更是一味治疗疾病的中药材,它入药的历史有两千多年,一直都存在于中药宝典中,古籍上说它对消炎、抗肿瘤、修复创面、促进细胞增生有积极作用,今天的科学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
古籍中记载美洲大蠊能入药
美洲大蠊并非我们平常所说的蟑螂,它们的成虫体长29~40毫米,红褐色,翅长于腹部末端,触角很长,前胸背板中间有较大的蝶形褐色斑纹,斑纹的后缘有完整的黄色带纹。其实美洲大蠊是传统的中药材,入药始载于《神农本草经》,被列为中品,谓“味咸、寒”,原文:“美洲大蠊,主血瘀,癥坚,寒热,破积聚。”而所谓的“癥坚”、“积聚”,就是指身体里面的一些肿块、硬块,在西医看来大多就是我们常说的“肿瘤”。
在《本草纲目》中,李时珍总结了历代本草学记载,并结合自身经验和调查研究后,对蜚蠊是这样描述的:“身似蚕蛾,腹背俱赤,两翅能飞。”对照现代昆虫学研究,我们发现“美洲大蠊”,是唯一符合这一特征的蜚蠊科动物。也就是说,美洲大蠊就是历代本草学都有记载,可以消除“癥瘕积聚”的药物——“蜚蠊”。
现代科学解密美洲大蠊生命密码
其实,美洲大蠊制药并不只有在古籍中才载有,今天的医学实验中,也有大量关于美洲大蠊提取物对抗肿瘤的研究。关于对美洲大蠊基因组和转录组进行测序的研究价值,四川大学岳碧松教授向我们解释到,“美洲大蠊产生大量过敏原,会引起过敏性哮喘等多种疾病,现在团队已经找到了10余个过敏原基因,预测到50多个潜在过敏原基因,目前正针对这些基因研制抗过敏DNA疫苗,将有助于治疗过敏性疾病。”
邹方东教授告诉我们:“‘服用美洲大蠊能抗癌’的说法也并非空穴来风,通过细胞培养和动物实验都证明了美洲大蠊提取物的抗癌活性,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研究团队还发现,美洲大蠊入药用不仅创面修复功能明显,对毛发生长也有促进作用,研究团队正在阐释其中的药效活性物质及其构效关系。他们认为,本次测序工作揭示了美洲大蠊的生命密码,有助于揭示美洲大蠊活性成分有关的基因调控及代谢通路。
民间传说及临床试验证明其能抗癌
事实上,有临床案例能证明上述理论所说属实。记者走访了家住四川彭州的老张,他在2013年的时候检查出来患有胃溃疡伴糜烂,医生说有癌变的迹象。全家人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请医问药,有位“江湖郎中”叫他生吃家里的活蟑螂,称其能治癌。老张将信将疑的吃了半个月,后来去医院复查的时候向医生提起了这件事。医生严肃的批评了他,告诉他说:“美洲大蠊能治病是真的,但不是所有蟑螂都能治病,家里的野生蟑螂品种不纯而且还带有各种病菌细菌,长期吃对人体有害。我给你开的康复新液就是由美洲大蠊干燥虫提取而成的中药制剂,它是从经过国家认证的好医生美洲大蠊GAP养殖基地精制而成的。基地除了保证美洲大蠊的品种的纯正外,还能保证其品质优良。所以用药要科学,不可偏听江湖郎中所言,中医也是要经过科学证明的。”老张告诉我,在医生的建议下,吃了一段时间的好医生康复新液,身体在慢慢好转,胃痛的频率也在降低。现在,3年过去了,胃病已经基本康复,只不过再也不敢折腾了,平时饮食都很规律,现在也几乎不胃痛了。
据记者了解,这些康复新液原材料都是来自好医生美洲大蠊GAP养殖基地,这基地是目前全国最大的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GAP认证的美洲大蠊养殖基地。好医生药业集团旗下的药用昆虫产品有:美洲大蠊研末、好医生康复新液、康复馨凝胶、康复馨牙膏等。原料品质好、生产工艺先进,因此产品的质量得到了保障。好医生康复新液临床运用20余年,安全性高,药效显著。分享阅读: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早期症状 尖锐湿疣症状

据文献记载:蟑螂是世界上极为「长寿」的昆虫类群,大约出现于石炭纪前期,宾苏法尼时期,距今已有三亿五千万年的历史。在大英地质博物馆中存放着一个琥珀化石,化石当中有一只昆虫,其形态与现在的蜚蠊基本一致。

图片 1

陈女士因牙周炎,医生给开了康复新液,吃药后,陈女士发现药品成分上写着「美洲大蠊干燥虫体提取物」,她彻底惊呆了:很好奇这究竟是什么。陈女士于是便用手机在网上搜索。

美洲大蠊并非我们平常所说的蟑螂,它们的成虫体长29~40毫米,红褐色,翅长于腹部末端,触角很长,前胸背板中间有较大的蝶形褐色斑纹,斑纹的后缘有完整的黄色带纹。其实美洲大蠊是传统的中药材,入药始载于《神农本草经》,被列为中品,谓“味咸、寒”,原文:“美洲大蠊,主血瘀,癥坚,寒热,破积聚。”而所谓的“癥坚”、“积聚”,就是指身体里面的一些肿块、硬块,在西医看来大多就是我们常说的“肿瘤”。

小强:多指蟑螂,据说最早把蟑螂叫小强是在广东香港地区,「小强」这个别名源于周星驰的电影。蟑螂有很多名称,如活朗子、曱甴、香娘子、偷油婆、灶妈子等,其实正式名称为蜚蠊。

邹方东教授告诉我们:“‘服用美洲大蠊能抗癌’的说法也并非空穴来风,通过细胞培养和动物实验都证明了美洲大蠊提取物的抗癌活性,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研究团队还发现,美洲大蠊入药用不仅创面修复功能明显,对毛发生长也有促进作用,研究团队正在阐释其中的药效活性物质及其构效关系。他们认为,本次测序工作揭示了美洲大蠊的生命密码,有助于揭示美洲大蠊活性成分有关的基因调控及代谢通路。

创面修复作用显著

现代科学解密美洲大蠊生命密码

英国诺丁汉大学的研究表示,蟑螂脑部的神经系统组织可以消灭掉90%的超级细菌或是肠病毒,同时又不会破坏人类的细胞。

其实,美洲大蠊制药并不只有在古籍中才载有,今天的医学实验中,也有大量关于美洲大蠊提取物对抗肿瘤的研究。关于对美洲大蠊基因组和转录组进行测序的研究价值,四川大学岳碧松教授向我们解释到,“美洲大蠊产生大量过敏原,会引起过敏性哮喘等多种疾病,现在团队已经找到了10余个过敏原基因,预测到50多个潜在过敏原基因,目前正针对这些基因研制抗过敏DNA疫苗,将有助于治疗过敏性疾病。”

「含服此药时,嘴里还感觉甜甜的,比较舒服,」陈女士说,这里标注的是提取物,不知道药物里有多少只蟑螂呀。

图片 2

可杀「超级细菌」?

古籍中记载美洲大蠊能入药

英国诺丁汉大学的研究表示,蟑螂脑部的神经系统组织可以消灭掉90%的超级细菌或是肠病毒,同时又不会破坏人类的细胞。

在《本草纲目》中,李时珍总结了历代本草学记载,并结合自身经验和调查研究后,对蜚蠊是这样描述的:“身似蚕蛾,腹背俱赤,两翅能飞。”对照现代昆虫学研究,我们发现“美洲大蠊”,是唯一符合这一特征的蜚蠊科动物。也就是说,美洲大蠊就是历代本草学都有记载,可以消除“癥瘕积聚”的药物——“蜚蠊”。

陈女士拍摄的照片显示,这是一瓶名为「康复新液」的药物,具备药物生产批准文号,生产日期为2016年10月,有效期至2018年。

事实上,有临床案例能证明上述理论所说属实。记者走访了家住四川彭州的老张,他在2013年的时候检查出来患有胃溃疡伴糜烂,医生说有癌变的迹象。全家人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请医问药,有位“江湖郎中”叫他生吃家里的活蟑螂,称其能治癌。老张将信将疑的吃了半个月,后来去医院复查的时候向医生提起了这件事。医生严肃的批评了他,告诉他说:“美洲大蠊能治病是真的,但不是所有蟑螂都能治病,家里的野生蟑螂品种不纯而且还带有各种病菌细菌,长期吃对人体有害。我给你开的康复新液就是由美洲大蠊干燥虫提取而成的中药制剂,它是从经过国家认证的好医生美洲大蠊GAP养殖基地精制而成的。基地除了保证美洲大蠊的品种的纯正外,还能保证其品质优良。所以用药要科学,不可偏听江湖郎中所言,中医也是要经过科学证明的。”老张告诉我,在医生的建议下,吃了一段时间的好医生康复新液,身体在慢慢好转,胃痛的频率也在降低。现在,3年过去了,胃病已经基本康复,只不过再也不敢折腾了,平时饮食都很规律,现在也几乎不胃痛了。

记者还注意到,成分的确写有「美洲大蠊干燥虫体提取物」字样,由四川一家药企生产。

民间传说及临床试验证明其能抗癌

在说「入药」之前,大部分人感兴趣的是这个大块头能吃吗?

近日,CCTV-7军事农业频道的《致富经》栏目频频推送昆虫制药节目,其中不乏有我们平时所说的“害虫”。中医药的专家告诉记者,“像蜈蚣、土元、蝎子、美洲大蠊等都是上好的药材,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就拿美洲大蠊来说,它入药的历史有两千多年,一直都存在于中药宝典中,古籍上说它对消炎、抗肿瘤、修复创面、促进细胞增生有积极作用,今天的科学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

美洲大蠊提取物体外对慢性髓源性白血病、原髓细胞白血病、小鼠白血病细胞株,鼻咽癌、肺癌、口腔上皮癌细胞株,卵巢癌、宫颈癌和前列腺癌细胞株,食管癌、胃腺癌、结肠癌细胞株具有生长抑制作用;体外对胃癌细胞的抑制作用与顺铂相似,且呈时间和浓度依赖关系。

图片 3